当前位置: 科创新闻网 > 资讯 > 正文
banner
中国科创新闻网-移动版 首页

北京三大重点区域降尘量将实施考核

时间:2019-04-05 22:47
分享到:

3月18日,海淀区学院路街道的小型新能源机扫车正在作业。这种清扫车可以直接把尘土吸走,有效抑制扬尘。海淀区学院路街道供图

你知道北京1个月内落下多少尘土吗?最新数据显示,1平方公里最多达6.2吨。

家在北方的人们深有体会,几日不打扫,便满屋灰尘。

降尘,是一个城市清洁度的标志。不仅影响老百姓的生活,还直接影响空气质量。从去年12月开始,生态环境部首次向社会发布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2+26”城市降尘量数据,至近日,共发布4期。山西太原市连续4次排名垫底,被称为“最土”城市。

监测治理降尘,体现了城市精细化管理,也意味着大气污染物监测体系日趋完善。

今年起,汾渭平原和长三角地区将正式开展降尘监测,至此,蓝天保卫战三大重点区域实现降尘监测全覆盖。今后,三大区域降尘量将实施考核。

降尘是城市清洁度的标志

●降尘,是指在空气环境条件下,靠重力自然沉降的颗粒物,其粒径多在10微米以上。

●降尘量为单位面积上单位时间内从大气中沉降的颗粒物的质量,单位是吨/月·平方公里。

●由计量单位可见,降尘不可小觑,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空气质量状况,也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洁净程度和精细化管理水平。

●通俗而言,窗台上落的灰尘,就是一个城市降尘量的具体表现。

太原蝉联“最土”城市

自从去年12月生态环境部首次公布京津冀区域降尘监测数据,截至目前,共发布了4期,4个月中,山西阳泉降尘量持续不达标,太原市降尘量持续最大,蝉联“最土”城市。

2018年10月

开封、濮阳、菏泽、聊城、阳泉和太原市等6个城市降尘量大于9.0吨/月·平方公里,其中,太原市降尘量最大,达15.0吨/月·平方公里。

2018年11月

不达标的城市从6个减少到2个,阳泉和太原市等2个城市降尘量大于9.0吨/月·平方公里,其中太原市降尘量最大,达11.9吨/月·平方公里。

2018年12月

濮阳、鹤壁、阳泉和太原市等4个城市降尘量大于9.0吨/月·平方公里,其中降尘量最大的依旧为太原市,为18.5吨/月·平方公里。

2019年1月

阳泉和太原市等2个城市降尘量大于9.0吨/月·平方公里,其中太原市降尘量最大,为17.9吨/月·平方公里,连续4次成为降尘量最大城市。

争议

为何关注降尘曾有人质疑

目前针对PM2.5、PM10等几项主要污染物都有常规监测,为什么还要关注降尘,长期以来存在争议。

曾有人疑问,如今导致空气转差的罪魁祸首是PM2.5,这类细颗粒物对人体健康影响更大。监测治理粗颗粒物,意义有多大?

其实降尘来自于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环保专家彭应登介绍,工业粉尘比如煤堆作业,工矿企业比如钢铁厂料堆、石灰堆,还有城市里面的垃圾堆,施工现场的扬尘以及裸露土壤地表吹起的尘土,都可以带来大量落尘。

他举例说,降尘是对城市清洁度的考核和标志。去往一个城市,干不干净,首先看落尘,看看窗户、窗台或者汽车的玻璃表面,土多不多。“欧美国家的车窗一般没有落尘,白衬衫穿一个礼拜也不会黑,这都是特别直观的印象。”

北方的人们深有体会,一辆卡车呼啸而过,背后跟着一条“灰色尾巴”。因为地表沉降了不少尘土,风起或车过,就扬灰。

降尘的多少跟尘源相关。中国监测总站大气室高级工程师程麟钧介绍,比如北方,由于土地的植被量较少,湿度低,风干物燥,因此尘源更为丰富,这属于先天的因素。

其次,从城市治理的角度来讲,后天的降尘治理也很重要。

尘对空气质量的影响其实已经明确。2018年5月14日,北京市发布了新一轮的细颗粒物(PM2.5)来源解析最新研究成果。其中,本地PM2.5的产生中16%来自扬尘,是排在移动源(45%)之后的第二大来源。

意义

可实现PM10、PM2.5双下降

今年3月全国两会记者会上,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介绍,2017年,大气重污染成因与治理攻关项目正式设立,预期到今年年底研究工作全部结束。项目集中了全国近两千名一线专家,包括很多院士均参与研究。

李干杰说,目前项目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包括大家最为关注的大气重污染成因。大气重污染成因及来源主要包括污染排放、气象条件以及区域传输三大方面。其中,污染排放是主因和内因,经过专家研究,在污染排放中有四大主要来源,即工业、燃煤、机动车和扬尘,占比达到90%以上。

实际上,控制扬尘,也可以同步控制PM2.5等细颗粒物,一举两得。

彭应登介绍,在粗颗粒物中,PM10大约占有10%-15%,PM2.5大概占有5%以内。以往人们在治理PM2.5过程中发现,PM10的降幅较低,下一步的重点任务,就是通过治理降尘,来带动PM10的同步下降。也就是说,控制好降尘量,也有利于大气污染治理。

程麟钧也认同这种观点。在她看来,虽不像PM2.5对人体健康影响较大,降尘属于大颗粒物,肉眼可见,从老百姓切身感受来说,对生活的影响很大。“天气再好,如果不收拾,哪里都是一层灰。”

程麟钧说,对空气环境的治理,除了深度上的拓展,还应该全方位多角度覆盖。不能忽略粗颗粒物的监测监管,这样不全面,也不科学。

考核

平均降尘量不得高于9吨/月·平方公里

实际上,早在2017年5月,针对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328个区县,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已全面展开降尘监测工作。

2017年6月起,生态环境部每月都会以内部通报的形式把这些数据反馈给地方。

“地方非常在意这些数据,一些监测结果不好的地方还会到监测总站来复核数据,找出问题,回去制定相应的对策。这反映了地方提升精细化管理水平的决心,也体现了环境监测对城市环境管理的积极促进作用。”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监测处相关负责人说。

“虽然尘是可沉降的,对人体伤害没有那么大,但降尘量对城市管理的意义非常重要。”该负责人介绍,降尘是地表与大气系统物质交换的一种形式,对降尘量进行监测有重要的环境指征意义。

“我们之前对环境空气中颗粒物的监测主要集中在粒径10微米以下的细颗粒物,降尘监测的增加,是对整个颗粒物监测体系的一个有力补充。”

他认为,降尘量与工地、道路、堆场等尘源的对应关系非常明确,城市扬尘管理得怎么样,会直接反映到降尘量的多少上。监测并发布这些数据,对城市精细化管理程度的提升很有帮助。“从我们已有的数据可以得出初步结论,大部分时候降尘量和PM10的变化趋势是一致的。”

去年底开始,生态环境部正式向社会发布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降尘量数据,这位负责人表示,此举是为了进一步加强环境监测对城市环境管理的推动,促进城市环境管理对监测数据进行反馈,同时对社会对公众进一步公开共享监测数据,满足公众的知情权。

程麟钧说,最初我们只是内部通报,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行,确保体系稳定以及数据准确后,才决定对外发布。

去年夏天,作为秋冬季大气治理的路线图——《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发布,其中,扬尘治理成为重点措施之一。该方案要求,要加强扬尘综合治理。严格降尘考核,各城市平均降尘量不得高于9吨/月·平方公里。

攻坚

多地“以克论净”治理降尘

为了治理降尘,不少城市已开始行动。

今年起,山西决定学习借鉴河北等省先进经验,按照“以克论净”的标准狠抓扬尘治理。

从今年2月1日起,太原正式启动降尘污染防治攻坚行动,对全市范围内各类建筑、道路、拆迁、绿化、水利等施工工地,渣土运输重点路段、渣土场、裸露地面、城乡接合部道路以及工业企业的物料堆场开展全面整治,并着力源头控制,打好工业企业、裸露地面、城乡接合部道路、建筑垃圾渣土、拆迁和土方作业、渣土消纳场及道路6个专项整治攻坚战。

此次攻坚行动将持续至6月30日,使降尘量明显减少,PM10浓度明显降低。

为进一步强化扬尘源头管控和执法,减少扬尘排放污染,河北省《施工场地扬尘排放标准》昨日正式实施。该《标准》的制定与实施,将为监督管理部门贯彻执行河北省人大常委会的《关于加强扬尘污染防治的决定》中的有关规定,加强对扬尘排放严格执法提供标准依据。该《决定》明确提出,“建设单位未按照本规定实现扬尘污染物达标排放的,由监督管理部门责令改正,处一万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罚款。”

据报道,在安徽,淮南市已开展“以克论净、量化考核”试点工作,试点的道路为10条,涉及全市每个县区。

据悉,“以克论净”是一种精细化城市保洁理念,通过机械全程清扫和人工不间断保洁,严格责任区域、责任管理和责任考核,随机从各区域划出1平方米,将尘土收集起来进行称重。

在试点期间,城区快车道每平方米浮尘不超过5克、城区慢车道每平方米浮尘不超过10克、城区人行道每平方米浮尘不超过15克、垃圾滞留时间不超过10分钟,逐步提高。

样本

通报降尘量以来北京每次都稳步达标

为了降低降尘量,北京治理扬尘的成效有目共睹。自生态环境部首次通报降尘量以来,北京每次都稳定达标,且降尘量在波动中下降,平均值从去年10月的6.2吨/月·平方公里,降至今年1月的3.9吨/月·平方公里。

“开春儿后那飞絮和灰尘,扫把扫到这儿又吹到那儿,压根儿不好使。”说起如何清洁大马路尤其是背街小巷,海淀区学院路街道城市运行中心主任窦学国有些头疼,“尤其是砖缝里的脏东西,完全扫不出来!”

不过,最近窦学国有了好帮手,让街道以前的“大扫帚时代”一去不复返。

近日,学院路街道配备了6台小型新能源机扫车,不仅能灵活穿梭于人行道、非机动车道等小空间,还可以“扫、吸、洗”一体机械化作业。

这种小型车下方配有吸尘装置,可将清扫到的垃圾直接吸入车中,即扫即清。清扫的同时会喷水,从而起到抑尘作用,防止因清扫而引起的二次扬尘。

以前,清扫一段50米长的人行道,清洁工人需要拿大扫帚不停清扫,不仅费力,遇上大风天气还需要返工。如今,有了这种小型新能源机扫车,不仅大大节约了工作时间和人力,还可以将道路清扫得更干净。

“以前扫把一扫,尘土飞扬。现在车直接把尘吸走,提高了效率。我们都把局部的尘土减少了,整个北京就干净了。”窦学国说。

除了这6台小型新能源机扫车,学院路街道还配备了3台新能源洒水车和1台新能源多功能洗扫车,实现街道自管道路80%以上的机械化操作。未来,学院路街道将争取在两个月内实现街道自管道路100%机械化清扫。

2018年,整个海淀区降尘量为6.8吨/月·平方公里,洁净度位列全市第5,城六区最优。

海淀区生态环境局大气科科长罗洪学介绍,海淀从2015年起率先将降尘监测细化到全区29个街镇。2018年按照全市统一要求又新建了70处TSP(粗颗粒物)监测点位。

有了监测就有了底数。海淀区大气办每月汇总生态环境、住建、城市管理、城管监察、园林、水务等部门降尘量及粗颗粒物排名,以及工地巡查、道路遗撒等相关数据信息,并对各街镇综合排名通报。

“大家对降尘的关注,是城市进步的体现。”罗洪学认为,以前是粗放型的生产经营建设方式,随着城市和社会发展,推进扬尘精细化管控治理,体现了城市的精细化管理水平。

约谈

环保部门定期通报街镇排名

除了各区主动作为,在扬尘监管上,环保部门也在精准发力,压实属地责任。

去年10月开始,北京环境部门开始对外发布各区降尘量排名。今年开始,每半月通报各街乡镇大气粗颗粒物排名。

今年3月20日最新一次排名中,北京全市大气粗颗粒物浓度最高的30个乡镇(街道)主要分布在南部地区,涉及房山、大兴、丰台、通州4个区。

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局长陈添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北京的大气治理正在向精细化迈进。PM10等粗颗粒物是局部的问题,每个人都把门口打扫干净了,这就是精细化管理。通报街乡镇排名,就是为了让社会公众一起监督,共同推进城市的管理水平。

针对排名靠后的,还将启动约谈机制。

2017年夏天,原北京市环保局印发《北京市环境保护局约谈暂行办法》规定,未完成或难以完成国家和北京下达的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和污染物总量控制等目标任务等情形下,市级环境保护部门可以约谈。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早在2009年,环保部门曾联合其他部门因环境不达标等问题约谈过相关企业。2017年,因水污染防治考核不合格,大兴和平谷两区被约谈。

不过,主要因扬尘问题突出约谈相关街道、乡镇,去年是首次。

2018年5月17日,原北京市环保局对西城区什刹海街道,朝阳区左家庄街道,海淀区花园路街道,丰台区卢沟桥乡,石景山区鲁谷社区,房山区阎村镇、石楼镇,通州区梨园镇,大兴区礼贤镇,延庆区康庄镇等10个乡镇(街道)进行了集中约谈。

这10个乡镇(街道)被约谈,主要因为部分乡镇(街道)的大气污染防治工作仍然存在落实不到位的情况,尤其是在扬尘污染管控等方面,距精细化管理要求还有较大差距。

“现场检查发现,被约谈乡镇(街道)基本都存在施工扬尘管控不到位,裸地覆盖不完全等问题。”原环保局在通报中说,并要求被约谈乡镇(街道)15日内制定整改方案,报北京市环境保护局,抄报区政府,2个月内报送整改报告。

约谈现场,有相关负责人表示“惊讶”,还有人表示,照单全收,“希望下次不再被约谈。”

2018年10月22日,原北京市环境保护局对朝阳区金盏乡,海淀区西北旺镇,丰台区长辛店镇,房山区城关街道、大石窝镇,昌平区马池口镇、百善镇、南邵镇,密云区密云镇等9个街道办事处、乡镇政府主要领导进行了集中约谈。

这次约谈,主要是针对生态环境部强化督查组进驻北京后移交的问题进行。从移交北京的问题看,扬尘污染及工业企业污染问题比较突出。在这次约谈中,原北京市环保局直接点名了多个点位扬尘污染管控不严。

今年1月11日,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对朝阳区十八里店地区、房山区拱辰街道、通州区永乐店镇、顺义区后沙峪镇、大兴区礼贤镇和采育镇、密云区密云镇等7个街道办事处、乡镇政府主要负责人进行了集中约谈。

在这一轮约谈中,扬尘污染问题成为唯一原因。这7个区域,在2018年12月份扬尘污染管控专项监督行动中问题多发。

根据《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坚决打好北京市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至2020年,北京各区降尘量要下降30%。

进展

PM1研究性监测正在开展

经过治理,很多城市降尘量明显下降。

今年1月,北京平均降尘量同比下降4.9%。天津市生态环境监测中心的数据显示,2010年,天津全市平均降尘量为10.59吨/月·平方公里,2011年为10.63吨/月·平方公里,去年10月,月均值已经降至6.8吨/月·平方公里,进步明显。

2018年,河北全省降尘量总体下降明显,2018年11月份全省设区市降尘量全部达到省定9吨/月·平方公里的目标要求,全年PM10浓度为104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11.1%。

中国环境监测总站介绍,关于降尘监测,目前已有完善的工作方案,包括监测点位的选取原则、监测的频次周期、样品的采集与运输、实验室分析流程等等,均做了详细要求。

另外,开发了专门的降尘监测管理系统,对整个监测流程进行全过程管理与监控,确保整个监测工作全程可控。

据悉,目前不少具备条件的城市已主动开展降尘监测并通报排名。

去年7月,《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发布。其中提出,要加强扬尘综合治理,并实施重点区域降尘考核。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汾渭平原各市平均降尘量不得高于9吨/月·平方公里;长三角地区不得高于5吨/月·平方公里,其中苏北、皖北不得高于7吨/月·平方公里。

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相关负责人介绍,2019年2月起,汾渭平原11城市129个区县、长三角地区41城市306个区县将正式开展降尘监测工作。至此,蓝天保卫战三大重点区域降尘监测实现全覆盖。

彭应登说,对降尘的监测监管,是对颗粒物监测向广度扩展。治理降尘等粗颗粒物需要全社会的努力,涉及很多部门,也涉及我们每一个人。每个人都打扫好自家门前,整个城市就干净了。这不仅需要政府制度化的政策,更需要整个城市环境意识的提高,反映了城市的文明程度。

相比发达国家,我国降尘治理仍存短板。监测全覆盖,是迈出的重要一步。

“经过大力度的PM2.5细颗粒物治理,目前成效明显。我们就开始查缺补漏,在广度上补充完善。大颗粒物对生产生活影响明显,不能忽略。”程麟钧说。

她介绍,除了粗颗粒物,目前针对比PM2.5更细的颗粒物例如PM1,环境部门也在开展研究性的监测,这让我们在大气治理过程中,更为主动。

新京报记者 邓琦

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TF002C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中国科创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科创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科创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中国科创新闻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huchuangcmei@163.com

北京三大重点区域降尘量将实施考核

导读:3月18日,海淀区学院路街道的小型新能源机扫车正在作业。这种清扫车可以直接把尘土吸走,有效抑制扬尘。海淀区学院路街道供图你知道北京1个月内落下多少尘土吗?最新数据显示,1平方公里最多达6.2吨。家在北

3月18日,海淀区学院路街道的小型新能源机扫车正在作业。这种清扫车可以直接把尘土吸走,有效抑制扬尘。海淀区学院路街道供图

你知道北京1个月内落下多少尘土吗?最新数据显示,1平方公里最多达6.2吨。

家在北方的人们深有体会,几日不打扫,便满屋灰尘。

降尘,是一个城市清洁度的标志。不仅影响老百姓的生活,还直接影响空气质量。从去年12月开始,生态环境部首次向社会发布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2+26”城市降尘量数据,至近日,共发布4期。山西太原市连续4次排名垫底,被称为“最土”城市。

监测治理降尘,体现了城市精细化管理,也意味着大气污染物监测体系日趋完善。

今年起,汾渭平原和长三角地区将正式开展降尘监测,至此,蓝天保卫战三大重点区域实现降尘监测全覆盖。今后,三大区域降尘量将实施考核。

降尘是城市清洁度的标志

●降尘,是指在空气环境条件下,靠重力自然沉降的颗粒物,其粒径多在10微米以上。

●降尘量为单位面积上单位时间内从大气中沉降的颗粒物的质量,单位是吨/月·平方公里。

●由计量单位可见,降尘不可小觑,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空气质量状况,也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洁净程度和精细化管理水平。

●通俗而言,窗台上落的灰尘,就是一个城市降尘量的具体表现。

太原蝉联“最土”城市

自从去年12月生态环境部首次公布京津冀区域降尘监测数据,截至目前,共发布了4期,4个月中,山西阳泉降尘量持续不达标,太原市降尘量持续最大,蝉联“最土”城市。

2018年10月

开封、濮阳、菏泽、聊城、阳泉和太原市等6个城市降尘量大于9.0吨/月·平方公里,其中,太原市降尘量最大,达15.0吨/月·平方公里。

2018年11月

不达标的城市从6个减少到2个,阳泉和太原市等2个城市降尘量大于9.0吨/月·平方公里,其中太原市降尘量最大,达11.9吨/月·平方公里。

2018年12月

濮阳、鹤壁、阳泉和太原市等4个城市降尘量大于9.0吨/月·平方公里,其中降尘量最大的依旧为太原市,为18.5吨/月·平方公里。

2019年1月

阳泉和太原市等2个城市降尘量大于9.0吨/月·平方公里,其中太原市降尘量最大,为17.9吨/月·平方公里,连续4次成为降尘量最大城市。

争议

为何关注降尘曾有人质疑

目前针对PM2.5、PM10等几项主要污染物都有常规监测,为什么还要关注降尘,长期以来存在争议。

曾有人疑问,如今导致空气转差的罪魁祸首是PM2.5,这类细颗粒物对人体健康影响更大。监测治理粗颗粒物,意义有多大?

其实降尘来自于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环保专家彭应登介绍,工业粉尘比如煤堆作业,工矿企业比如钢铁厂料堆、石灰堆,还有城市里面的垃圾堆,施工现场的扬尘以及裸露土壤地表吹起的尘土,都可以带来大量落尘。

他举例说,降尘是对城市清洁度的考核和标志。去往一个城市,干不干净,首先看落尘,看看窗户、窗台或者汽车的玻璃表面,土多不多。“欧美国家的车窗一般没有落尘,白衬衫穿一个礼拜也不会黑,这都是特别直观的印象。”

北方的人们深有体会,一辆卡车呼啸而过,背后跟着一条“灰色尾巴”。因为地表沉降了不少尘土,风起或车过,就扬灰。

降尘的多少跟尘源相关。中国监测总站大气室高级工程师程麟钧介绍,比如北方,由于土地的植被量较少,湿度低,风干物燥,因此尘源更为丰富,这属于先天的因素。

其次,从城市治理的角度来讲,后天的降尘治理也很重要。

尘对空气质量的影响其实已经明确。2018年5月14日,北京市发布了新一轮的细颗粒物(PM2.5)来源解析最新研究成果。其中,本地PM2.5的产生中16%来自扬尘,是排在移动源(45%)之后的第二大来源。

意义

可实现PM10、PM2.5双下降

今年3月全国两会记者会上,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介绍,2017年,大气重污染成因与治理攻关项目正式设立,预期到今年年底研究工作全部结束。项目集中了全国近两千名一线专家,包括很多院士均参与研究。

李干杰说,目前项目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包括大家最为关注的大气重污染成因。大气重污染成因及来源主要包括污染排放、气象条件以及区域传输三大方面。其中,污染排放是主因和内因,经过专家研究,在污染排放中有四大主要来源,即工业、燃煤、机动车和扬尘,占比达到90%以上。

实际上,控制扬尘,也可以同步控制PM2.5等细颗粒物,一举两得。

彭应登介绍,在粗颗粒物中,PM10大约占有10%-15%,PM2.5大概占有5%以内。以往人们在治理PM2.5过程中发现,PM10的降幅较低,下一步的重点任务,就是通过治理降尘,来带动PM10的同步下降。也就是说,控制好降尘量,也有利于大气污染治理。

程麟钧也认同这种观点。在她看来,虽不像PM2.5对人体健康影响较大,降尘属于大颗粒物,肉眼可见,从老百姓切身感受来说,对生活的影响很大。“天气再好,如果不收拾,哪里都是一层灰。”

程麟钧说,对空气环境的治理,除了深度上的拓展,还应该全方位多角度覆盖。不能忽略粗颗粒物的监测监管,这样不全面,也不科学。

考核

平均降尘量不得高于9吨/月·平方公里

实际上,早在2017年5月,针对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328个区县,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已全面展开降尘监测工作。

2017年6月起,生态环境部每月都会以内部通报的形式把这些数据反馈给地方。

“地方非常在意这些数据,一些监测结果不好的地方还会到监测总站来复核数据,找出问题,回去制定相应的对策。这反映了地方提升精细化管理水平的决心,也体现了环境监测对城市环境管理的积极促进作用。”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监测处相关负责人说。

“虽然尘是可沉降的,对人体伤害没有那么大,但降尘量对城市管理的意义非常重要。”该负责人介绍,降尘是地表与大气系统物质交换的一种形式,对降尘量进行监测有重要的环境指征意义。

“我们之前对环境空气中颗粒物的监测主要集中在粒径10微米以下的细颗粒物,降尘监测的增加,是对整个颗粒物监测体系的一个有力补充。”

他认为,降尘量与工地、道路、堆场等尘源的对应关系非常明确,城市扬尘管理得怎么样,会直接反映到降尘量的多少上。监测并发布这些数据,对城市精细化管理程度的提升很有帮助。“从我们已有的数据可以得出初步结论,大部分时候降尘量和PM10的变化趋势是一致的。”

去年底开始,生态环境部正式向社会发布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降尘量数据,这位负责人表示,此举是为了进一步加强环境监测对城市环境管理的推动,促进城市环境管理对监测数据进行反馈,同时对社会对公众进一步公开共享监测数据,满足公众的知情权。

程麟钧说,最初我们只是内部通报,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行,确保体系稳定以及数据准确后,才决定对外发布。

去年夏天,作为秋冬季大气治理的路线图——《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发布,其中,扬尘治理成为重点措施之一。该方案要求,要加强扬尘综合治理。严格降尘考核,各城市平均降尘量不得高于9吨/月·平方公里。

攻坚

多地“以克论净”治理降尘

为了治理降尘,不少城市已开始行动。

今年起,山西决定学习借鉴河北等省先进经验,按照“以克论净”的标准狠抓扬尘治理。

从今年2月1日起,太原正式启动降尘污染防治攻坚行动,对全市范围内各类建筑、道路、拆迁、绿化、水利等施工工地,渣土运输重点路段、渣土场、裸露地面、城乡接合部道路以及工业企业的物料堆场开展全面整治,并着力源头控制,打好工业企业、裸露地面、城乡接合部道路、建筑垃圾渣土、拆迁和土方作业、渣土消纳场及道路6个专项整治攻坚战。

此次攻坚行动将持续至6月30日,使降尘量明显减少,PM10浓度明显降低。

为进一步强化扬尘源头管控和执法,减少扬尘排放污染,河北省《施工场地扬尘排放标准》昨日正式实施。该《标准》的制定与实施,将为监督管理部门贯彻执行河北省人大常委会的《关于加强扬尘污染防治的决定》中的有关规定,加强对扬尘排放严格执法提供标准依据。该《决定》明确提出,“建设单位未按照本规定实现扬尘污染物达标排放的,由监督管理部门责令改正,处一万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罚款。”

据报道,在安徽,淮南市已开展“以克论净、量化考核”试点工作,试点的道路为10条,涉及全市每个县区。

据悉,“以克论净”是一种精细化城市保洁理念,通过机械全程清扫和人工不间断保洁,严格责任区域、责任管理和责任考核,随机从各区域划出1平方米,将尘土收集起来进行称重。

在试点期间,城区快车道每平方米浮尘不超过5克、城区慢车道每平方米浮尘不超过10克、城区人行道每平方米浮尘不超过15克、垃圾滞留时间不超过10分钟,逐步提高。

样本

通报降尘量以来北京每次都稳步达标

为了降低降尘量,北京治理扬尘的成效有目共睹。自生态环境部首次通报降尘量以来,北京每次都稳定达标,且降尘量在波动中下降,平均值从去年10月的6.2吨/月·平方公里,降至今年1月的3.9吨/月·平方公里。

“开春儿后那飞絮和灰尘,扫把扫到这儿又吹到那儿,压根儿不好使。”说起如何清洁大马路尤其是背街小巷,海淀区学院路街道城市运行中心主任窦学国有些头疼,“尤其是砖缝里的脏东西,完全扫不出来!”

不过,最近窦学国有了好帮手,让街道以前的“大扫帚时代”一去不复返。

近日,学院路街道配备了6台小型新能源机扫车,不仅能灵活穿梭于人行道、非机动车道等小空间,还可以“扫、吸、洗”一体机械化作业。

这种小型车下方配有吸尘装置,可将清扫到的垃圾直接吸入车中,即扫即清。清扫的同时会喷水,从而起到抑尘作用,防止因清扫而引起的二次扬尘。

以前,清扫一段50米长的人行道,清洁工人需要拿大扫帚不停清扫,不仅费力,遇上大风天气还需要返工。如今,有了这种小型新能源机扫车,不仅大大节约了工作时间和人力,还可以将道路清扫得更干净。

“以前扫把一扫,尘土飞扬。现在车直接把尘吸走,提高了效率。我们都把局部的尘土减少了,整个北京就干净了。”窦学国说。

除了这6台小型新能源机扫车,学院路街道还配备了3台新能源洒水车和1台新能源多功能洗扫车,实现街道自管道路80%以上的机械化操作。未来,学院路街道将争取在两个月内实现街道自管道路100%机械化清扫。

2018年,整个海淀区降尘量为6.8吨/月·平方公里,洁净度位列全市第5,城六区最优。

海淀区生态环境局大气科科长罗洪学介绍,海淀从2015年起率先将降尘监测细化到全区29个街镇。2018年按照全市统一要求又新建了70处TSP(粗颗粒物)监测点位。

有了监测就有了底数。海淀区大气办每月汇总生态环境、住建、城市管理、城管监察、园林、水务等部门降尘量及粗颗粒物排名,以及工地巡查、道路遗撒等相关数据信息,并对各街镇综合排名通报。

“大家对降尘的关注,是城市进步的体现。”罗洪学认为,以前是粗放型的生产经营建设方式,随着城市和社会发展,推进扬尘精细化管控治理,体现了城市的精细化管理水平。

约谈

环保部门定期通报街镇排名

除了各区主动作为,在扬尘监管上,环保部门也在精准发力,压实属地责任。

去年10月开始,北京环境部门开始对外发布各区降尘量排名。今年开始,每半月通报各街乡镇大气粗颗粒物排名。

今年3月20日最新一次排名中,北京全市大气粗颗粒物浓度最高的30个乡镇(街道)主要分布在南部地区,涉及房山、大兴、丰台、通州4个区。

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局长陈添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北京的大气治理正在向精细化迈进。PM10等粗颗粒物是局部的问题,每个人都把门口打扫干净了,这就是精细化管理。通报街乡镇排名,就是为了让社会公众一起监督,共同推进城市的管理水平。

针对排名靠后的,还将启动约谈机制。

2017年夏天,原北京市环保局印发《北京市环境保护局约谈暂行办法》规定,未完成或难以完成国家和北京下达的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和污染物总量控制等目标任务等情形下,市级环境保护部门可以约谈。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早在2009年,环保部门曾联合其他部门因环境不达标等问题约谈过相关企业。2017年,因水污染防治考核不合格,大兴和平谷两区被约谈。

不过,主要因扬尘问题突出约谈相关街道、乡镇,去年是首次。

2018年5月17日,原北京市环保局对西城区什刹海街道,朝阳区左家庄街道,海淀区花园路街道,丰台区卢沟桥乡,石景山区鲁谷社区,房山区阎村镇、石楼镇,通州区梨园镇,大兴区礼贤镇,延庆区康庄镇等10个乡镇(街道)进行了集中约谈。

这10个乡镇(街道)被约谈,主要因为部分乡镇(街道)的大气污染防治工作仍然存在落实不到位的情况,尤其是在扬尘污染管控等方面,距精细化管理要求还有较大差距。

“现场检查发现,被约谈乡镇(街道)基本都存在施工扬尘管控不到位,裸地覆盖不完全等问题。”原环保局在通报中说,并要求被约谈乡镇(街道)15日内制定整改方案,报北京市环境保护局,抄报区政府,2个月内报送整改报告。

约谈现场,有相关负责人表示“惊讶”,还有人表示,照单全收,“希望下次不再被约谈。”

2018年10月22日,原北京市环境保护局对朝阳区金盏乡,海淀区西北旺镇,丰台区长辛店镇,房山区城关街道、大石窝镇,昌平区马池口镇、百善镇、南邵镇,密云区密云镇等9个街道办事处、乡镇政府主要领导进行了集中约谈。

这次约谈,主要是针对生态环境部强化督查组进驻北京后移交的问题进行。从移交北京的问题看,扬尘污染及工业企业污染问题比较突出。在这次约谈中,原北京市环保局直接点名了多个点位扬尘污染管控不严。

今年1月11日,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对朝阳区十八里店地区、房山区拱辰街道、通州区永乐店镇、顺义区后沙峪镇、大兴区礼贤镇和采育镇、密云区密云镇等7个街道办事处、乡镇政府主要负责人进行了集中约谈。

在这一轮约谈中,扬尘污染问题成为唯一原因。这7个区域,在2018年12月份扬尘污染管控专项监督行动中问题多发。

根据《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坚决打好北京市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至2020年,北京各区降尘量要下降30%。

进展

PM1研究性监测正在开展

经过治理,很多城市降尘量明显下降。

今年1月,北京平均降尘量同比下降4.9%。天津市生态环境监测中心的数据显示,2010年,天津全市平均降尘量为10.59吨/月·平方公里,2011年为10.63吨/月·平方公里,去年10月,月均值已经降至6.8吨/月·平方公里,进步明显。

2018年,河北全省降尘量总体下降明显,2018年11月份全省设区市降尘量全部达到省定9吨/月·平方公里的目标要求,全年PM10浓度为104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11.1%。

中国环境监测总站介绍,关于降尘监测,目前已有完善的工作方案,包括监测点位的选取原则、监测的频次周期、样品的采集与运输、实验室分析流程等等,均做了详细要求。

另外,开发了专门的降尘监测管理系统,对整个监测流程进行全过程管理与监控,确保整个监测工作全程可控。

据悉,目前不少具备条件的城市已主动开展降尘监测并通报排名。

去年7月,《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发布。其中提出,要加强扬尘综合治理,并实施重点区域降尘考核。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汾渭平原各市平均降尘量不得高于9吨/月·平方公里;长三角地区不得高于5吨/月·平方公里,其中苏北、皖北不得高于7吨/月·平方公里。

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相关负责人介绍,2019年2月起,汾渭平原11城市129个区县、长三角地区41城市306个区县将正式开展降尘监测工作。至此,蓝天保卫战三大重点区域降尘监测实现全覆盖。

彭应登说,对降尘的监测监管,是对颗粒物监测向广度扩展。治理降尘等粗颗粒物需要全社会的努力,涉及很多部门,也涉及我们每一个人。每个人都打扫好自家门前,整个城市就干净了。这不仅需要政府制度化的政策,更需要整个城市环境意识的提高,反映了城市的文明程度。

相比发达国家,我国降尘治理仍存短板。监测全覆盖,是迈出的重要一步。

“经过大力度的PM2.5细颗粒物治理,目前成效明显。我们就开始查缺补漏,在广度上补充完善。大颗粒物对生产生活影响明显,不能忽略。”程麟钧说。

她介绍,除了粗颗粒物,目前针对比PM2.5更细的颗粒物例如PM1,环境部门也在开展研究性的监测,这让我们在大气治理过程中,更为主动。

新京报记者 邓琦

标签:北京三大重点区域降尘量将实施考核 [责任编辑]:TF002C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科创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科创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科创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huchuangcmei@163.com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