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科创新闻网 > 资讯 > 正文
banner
中国科创新闻网-移动版 首页

中医国粹人物报道-黔城陈氏中医陈声举

时间:2020-06-25 20:42
分享到:

  陈声举,男,57岁,生于贵州黔西。师承于周道洪、李昌源等著名中草医师,陈医生从小身体不太好,弟兄姊妹多,家庭经济条件差。年少时,农村医疗条件困馈乏,医生医术不高,医院缺医少药。他亲眼目睹身边很多人不幸被病魔夺走健康和生命。就是一个小儿麻疹病,只要一旦发病,死亡率相当高。当时村子里有一个姓万的老草医,用草药治麻疹病,效果很好,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他也看到有些庸医治死了很多人,深感痛心。

因此,他在高中还未毕业时,就立志学习中草医学,济世救人。后来在他叔叔的帮助下,进入民族国医学堂学习四年,曾在周道洪、李昌源、黄恺行,何芳均、李朝斗等中草药明医,特别在周道洪、李昌源等老师们的辛勤教导下学习中医学。1988年他从民族国医学堂毕业后,又拜黔西中医院著名中医龚黎明老师为师,再后来又跟随了几个民族草医学了一些民族医学。那几年,陈医师执着上进,勤奋好学,专业成长迅速,医术大有长进。他对以上的老师们常怀感恩之心,时时念念不忘。

陈医师在从医30多年里,融汇贯通各位老师所授的知识,结合临床实践,总结经验,研究秘方,给人民大众治病,虽然达不到立杆见影之功,但用药通过中医的三因制宜,四诊合参,辨证论治,理法方药治疗后,治愈患者基本可以达到百分之八十五至九十五的效果。特别对很多妇、儿科杂病和疑难病有独到之处。例如治疗骨结核,不手术、不吃药、不打针,用两味草药兑甜酒外包患处,最长2个月全愈……

陈声举医师擅长主治甲乙肝、中风瘫痪、口眼歪斜(邪中经络)、脑血栓、骨质增生、不孕症、乳癖(乳腺增生)、丹毒(带状疱疹)、白庀(银雪病)、肾炎水肿、一切烫火伤(7~10全愈,不留疤痕)、哮喘(慢性支气管哮喘)、肾病综合症,风湿关节病(风、寒、湿痹症)、小儿各种疝气(从不手术,2~5付药全愈)、新生儿重龈病、新生儿黄疸、新生儿腹胀、腰椎病、颈椎病、甲亢、骨折、尖锐湿疣(不吃药,不打针,只用外用药,一般3~7日可全愈),治愈病例近30年来基本没有一例复发,但要注意不要再次感染。因为本药没有预防的功能,只能治疗)、妇儿科疑难杂症等的治疗均有显著的效果,并未见毒副反应。

中医学是中国的传统医学,是研究人体的生理病理及疾病诊断和防治的一门学科,中医学的理论体系是古代的唯物论和辨证法思想,也就是在阴阳五行学说的指导下,以脏腑经络的生理病理为基础,以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为基本特点的医学理论体系。人体是以五脏为中心,经络为联系,由脏腑、五体、五官、九窍、四肢百骸构成了一个有机整体。通过气、血、津液的作用来完成机体统一的机能活动,具体在结构上相互联系不可分割,在功能上相互促进平衡协调,在病理上相互影响相互转化,在诊断上察其外而知其内,在治疗上灰复机体平衡协调。中医学是以脏腑功能为基础,阴阳五行为指导,通过四诊合参,以八刚辨证、卫气营血辨证,气血津液辨证,六经辨证、三焦辨证等为辨证依据,找出病因病机,确定病性病位而得出了相应的治疗原则,从而确定了治疗的方法,处方用药,这就是中医的辨证观。

中医学是古代我们的祖先们在日常生活中不断同疾病作斗争的经验总结,它初是从民间民族医学进化而来,随着时代的发展,古人在日常生活中不断的努力和总结,所以历代出现了不少的经典医书和各代不同的名家代表,在远古时期出现的医籍如《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黄帝八十一难经》、《伤寒杂病论》等的书籍,都是我们祖先们的经验总结,智慧的结晶。对后世医学的发展起到了奠基和主导的作用。

中医药治病主要优点是疗效好,副作用小,取材方便,有时可就地取材,只要辨证准确,用药得当,就能达到立杆见影之功。陈医师是一位乡村医师,也是一个中医师承医师,他医治病人,从不打针输液。从医30多年来,一直都是用中草药为人民群众解除疾苦,治愈若干例凝难杂症和怪病。陈医师认为所谓怪病,其实是没有找到病因病机就觉得怪,一但找到病因病机,诊断准确后就不存在怪病了。古人曰:“心中了了,指下难明”,无从作手用药,病就成了怪病了。比如他曾治愈一个姓吴(其同学吴某之子)的病人,男,34岁,黔西雨朵镇人,呃逆有20余年,基本是看西医,巳看过中医,但久治无效。后来在2017年正月初六日来他处求治,当时陈医师初诊为脾胃虚寒,胃气上逆,用丁香柿楴汤和旋复代赭石汤合方加减,服四付全愈,至今尚未复发。还有一位病人叫王昌友,男,66岁,黔西绿化马坎村(瑶上)人,因上半身水肿有近4个月,在县、地、省医院治疗,各样西医捡揸一切正常,做2个多月的院无效,省医管床医师叫病人回来多休息,过一段时间会自然好的,但回来一个多月了,不但不好反而加重,后来在2020年4月26日来陈医师处求治,证见上半身水肿,头胀痛,面色恍白,动则气累,饮食尚可,二便正常,舌质淡苔白,脉沉细滑无力,当时陈医师诊为风寒外束,肺气不宣,法用宣肺散寒,利水消肿,服了4付中药而愈,至今一切正常,还每天都下地干农活。另外他在30年前见他外祖父用草药治粉碎性骨折,最多1至2个月全愈,并且很少留下后遗症。但若是西医手术就有可能要切肢,造成终生残疾。此外,他岳母被犬咬伤,不到两个月狂犬病发作,去省、地、县医院诊治无效,在无法治疗时,找到了陈氏家族中的一个族人,服了2剂草药,服后一周就全愈了,直到现在20多年未复发过,这就是中草药的神奇之处。

病例一:蔡某某、女、35岁,家住黔西,18岁结婚,一直未怀孕过,经多方中西医治疗无效,后来在8年前离异,于5年前再婚江西某地陈家,乃多方治疗近3年余无效,多家知名医院都说治不好,建议做试管婴儿,但她老公不同意,要求尽量治疗。于2019年4月来陈医师处求治,当时症见经行先后不定,色黯有瘀块,时而腹痛,腰膝痠软而痛,肢冷,烦燥易怒,舌质黯红有紫点,苔白,脉弦细无力。

中诊;肝郁气滞,肾阳不足,寒阻包宫。

治法;益气温肾养血,疏肝解郁。

方用;开郁种玉汤和毓麟珠加减。

方药:全当归12g、白术(土炒)15g、白芍15g、云苓12g、香附15g、益母草30g、粉丹皮12g、大熟地12g、菟丝子15g、盐杜仲20g、鹿角霜15g、川断15g。炙草6g。2日1付水煎服。

外用:小茴20g、香附子30g、益母?30g、五灵脂30g、艾叶30g、生姜1000g

共为细末加热敷小腹,一付用一周,一日一次,治疗2个月而怀孕,现在江西顺产1男婴已有1月余,母子平安。在这30多年里来陈医师处治好的不孕症已有一百多例,儿科杂病治愈数千例。

病例二:敖某某、男、27岁,户籍四川,近几年在黔西居住,于2016年5月6日来陈医师处求治,证见纳谷不佳,神倦乏力,形体消瘦,大便不调,面色暗淡无泽,舌质淡苔白,脉弦细无力。(西医乙肝二对半诊为乙肝大三阳)

中诊;肝木克脾土,气阴两虚。

治法;疏肝健脾,益气养阴。

方用;疏肝解毒汤加减

方药:柴首12g、枳实12g、当归12g、蚤休15g、黄芪30g、丹参15g、郁金12g、红参(另煎)10g、女贞子20g、炒白术15g、三七15g、山药12g、大枣10g。五付水煎服,一付服二日。

复诊;于5月20日前来复诊,服上方后饮食和精神有所好转,乃守方再服五付。因服上药10付后,复诊病情大有好转,两对半检查已转为小三阳,乃守后方服20余付而愈,到目前止一切正常,体重增加了18KG。

病例三:唐某某,男、27岁,黔西人氏,于2018年5月份突然出现体重明显减轻,神倦乏力,经査T3、T4为甲亢,经多方治疗效果不佳,于2018年11月10来陈医师处求治,证见烦躁易怒,时而心悸,自盗汗,腰膝痠软,二便不调,神倦乏力,舌质淡,苔白,脉细滑无力。

中诊;心脾气虚,肾虚肝郁,

治法;健脾益气,养心安神,补肾

方用:益气养阴安神汤(自制方)加减

方药:神曲15g、大枣12g、焦山楂20g、石斛12g、钧藤15g、白芍12g、乌梅 15g、黄芪30g、炒枣仁20g、当归12g、白术12g、大玉竹12g、丹皮12g、西洋参12g(另煎)、云木香12g(后下)、苡仁米20g、女贞子20g、牡蛎30g(先煎)。十剂水煎服。

第二次复诊于2018年12月13日,服上方后,一切症状有所好转,乃守方再服十剂。

第三次复诊于2019年1月15日,服上方后,一切症状基本接近正常,为了巩固疗效,在原方的基础上旱连草20g、黄药子12g。再服十付,至今一切正常,西医检验结果已正常。

病例四:金某某,男,56岁,黔西绿化仓边村人,双下肢膝关节疼痛数年,经多方医院CT诊为膝关节骨质严重增生,并且多次建议手术治疗,由于患者是开砖厂,劳动量大,没时间休息保养,故而不同意手术治疗。于2019年5月3日到陈医师处求治,当时证见双下时膝关节肿胀变型,活动受限,屈伸不利,遇寒而痛甚,日轻夜重,伴腰膝痠软疼痛,每次起来要适当活动3~8分钟才能免强行走,痛苦面容,并且最多只能走10米左右就不能再走动了。当时见舌质淡而有瘀点,苔白,脉弦紧,

中诊;痛痹(寒阻筋脉,气血不畅,痰瘀互结),肾虚。

治法;理气活血,温阳散寒止痛。

方用;独活寄生汤加减

方药:大独活12g、桑寄生30g、云防风12g、白秦艽12g、制乳没各15g、红花12g、川芎12g、制二乌各10(先煎)、骨碎补20g、大木瓜15g、苡仁米15g、全当归12g、土鳖虫12g、川牛膝12g、盐杜仲20g、细辛3g、粉甘草6g。5付水酒各半煎服,2日1付。用温阳散寒,活血消肿,止痛的中药打成细末500g加生姜末2000g每日热敷一次,10日为一疗程。

复诊:于2019年5月13日复诊,用上方治疗10日后,证状好转百分之50左右,乃守前方服用10剂而愈(外用药照原方,一剂用一周,半月为一疗程),至今已一年一直如常人,并且试走约20公里路无异常反应,并且每天在砖厂上劳动。陈医师治疗痺症无数例,当然用药各有不同,但都取得良好的效果。

病例五:肖某,女,58岁,绿化大海子村人,于2018年6月27日来陈医师处求治,当时见患者脐到双下肢脚背前则全部起水泡,有些地方已破皮流水,陈医师问其原因才知是被沸水烫伤,患者成痛苦面容,余无特殊。诊为中重烫伤,方用自制烫伤方二剂,一剂用250cm香油煎药,药查焦后取香油冷后外擦烫伤处,另一剂为细末,高压消毒后外敷烫伤破皮处,前三天一日三次,后四天一日一次,一周后全愈,没有流下任何疤痕。烫火伤陈医师用同样方法治疗无数例,最严重者没超过15日全愈,基本没有一个留下疤痕。

病例六:闵某,女,38岁,河南开封人,咳嗽气累10年余,近5年来发作频繁,冬春之季更甚,经多方治疗见效甚微,于2017年4月8日,听朋有介绍来陈医师处求治,当时证见咳嗽气累,面色青滞晦暗,形寒肢冷,常感冒,口不渴,喉中痰鸣,胸膈满闷,咳痰清希,每行走不到50米就要药液喷咽部,否测就呼吸不畅(当时没注意她用的是什么药)不能行走,舌质淡苔白滑,脉浮紧。

中诊:寒哮

治法:温肺散寒,止咳平喘

方药:射干麻黄汤加减

方药:射干12g、炙麻黄6g、生姜10g、大枣12g、细辛3g、炙冬花12g、炙紫苑12g、姜半夏9g、五味子12g、百部12g、胡桃肉15g、桂枝10g、蛤蚧1对。10剂水煎服,一剂服2日,水煎2次混合服6次,10剂为一疗程。

复诊1:2017年5月1日,服上方后,一切症状好转50%左右,怕冷好转,咳气累减轻,走路只要不快基本不用喷解痉药物,舌质淡苔白,脉弦微紧。药己对症,乃守方再服10剂,煎服方法同上。

复诊2:于2017年5月28日复诊,服上方后,症状好转90%左右,上方去桂枝,加麦冬15g、炙黄芪30g浙白术12g,云防风12g、潞党参12g。10剂水煎服,用法同上。前段时间电话随防,从服完30剂药后至今尚未复发过。也不怎么感冒了。陈医师每年治哮喘病百余例,当然男女老幼都有,效果都很好,轻的基本2~3剂药全愈,最严重的没有超过30剂。

病例七:张某,男,37岁,贵阳南明区人,于2006年7月22日来陈医师处求治,自述患尖锐湿疣有近6年之多,每次手术后最长时间4~6个月就复发,有时1~2个月就复发,曾看了很多专科医院,结果都是一样,陈医师看了一下情况,确认是尖锐湿疣后,就当时用了自创的专治尖锐湿疣药给他,叫他一日外用2~3次,一周后他又代了3个同样的病人来,后来时有类似病人前来求治,但大多数都是贵阳和安顺的多。陈医师在给他们用药后都告诉他们不要再感染就不会复发,因为这个药只能治疗,没有预防作用。但到目前止,所治疗的病人至今基本没有复发病例(重复感染例外)。

病例八:周某,女,28岁,贵州安顺市人,因全身起白雪样块状物数年,久治效果不佳,于2012年2月4日来陈医师处求治,当时见患者全身都是类似癣一样的斑块,问发病时间说己有5年多了,多方治疗都郊果不隹,见病人痛苦面容,精神不佳,舌质红,苔白,脉细滑无力。

中诊:白庀(松皮癣,西医叫银雪病)

治法:袪风清热,调和营卫

方用:清热解毒汤加减

方药:荆芥12g、云防风12g、虫脱15g、双花20g、黄连9g、生地15g、白藓皮12g、白芍12g、大枣12g、桂枝6g、生甘草6g、二活各10g、白秦艽10g。

五剂水煎服,共煎2次混合服,1剂服2天。

外用土槿皮80g、巴豆20g(去油)、梅片20g共为未,冷开水调敷,一日2至3次,10日为一疗程,经按上方治4个疗程后全愈,至今尚未复发,陈医师治疗白庀(银雪病)数十例(当然用药各异,基本没有复发)

病例九:王某某,男、2岁,黔西人,于2011年10月20日来陈医师处求治,因右侧阴囊肿胀数月,所有医院都建议手术治疗,但孩子小,不听话,难保养。当时陈医师视其右侧阴囊肿物状如小檬果,但孩子不哭闹,患儿面白无华,纳谷不隹舌淡,苔白滑,脉细濡无力

中诊:疝气(颓疝)

治法:温阳理气,利湿,

方用:定疝利湿汤加减(自制方)

方药:苍术6g、胆星4g、山楂8g、荔枝核10g、香草4g、小茴香6g、焦白术6g、枳实6g、粉草2g、制川乌(先煎)4g。 上方四剂,水煎两次混合分2天完,1日3次。

服完上方四剂而愈,现在已9年未见复发。

疝气在临床上分七种,即水疝、筋疝、血疝、气疝、狐疝、寒疝、颓疝。只要找到病因病机,对症治疗,疗效非常好,根本不用手术。陈医师在这30余年里,治愈疝气患儿数百例,基本没一例复发,但如果吃不下中药的,就没有办法了。因病例太多,就不一一例举。

陈声举医师在这30多年里,不负各位老师对他的精心教导

和厚望,谦虚谨慎,努力学习,立志把我们老祖先留下的这一宝贵遗产继承下来,并发扬光大,为更多的人民大众解出疾苦,做一个真正的中医传承人,为中华民族的医疗事业的发展而作贡献。

来源: 科创新闻网 责任编辑:TF002C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中国科创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科创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科创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中国科创新闻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huchuangcmei@163.com

中医国粹人物报道-黔城陈氏中医陈声举

导读:陈声举,男,57岁,生于贵州黔西。师承于周道洪、李昌源等著名中草医师,陈医生从小身体不太好,弟兄姊妹多,家庭经济条件差。年少时,农村医疗条件困馈乏,医生医术不高,医院缺医少药。他亲眼目睹身边很多人不幸

  陈声举,男,57岁,生于贵州黔西。师承于周道洪、李昌源等著名中草医师,陈医生从小身体不太好,弟兄姊妹多,家庭经济条件差。年少时,农村医疗条件困馈乏,医生医术不高,医院缺医少药。他亲眼目睹身边很多人不幸被病魔夺走健康和生命。就是一个小儿麻疹病,只要一旦发病,死亡率相当高。当时村子里有一个姓万的老草医,用草药治麻疹病,效果很好,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他也看到有些庸医治死了很多人,深感痛心。

因此,他在高中还未毕业时,就立志学习中草医学,济世救人。后来在他叔叔的帮助下,进入民族国医学堂学习四年,曾在周道洪、李昌源、黄恺行,何芳均、李朝斗等中草药明医,特别在周道洪、李昌源等老师们的辛勤教导下学习中医学。1988年他从民族国医学堂毕业后,又拜黔西中医院著名中医龚黎明老师为师,再后来又跟随了几个民族草医学了一些民族医学。那几年,陈医师执着上进,勤奋好学,专业成长迅速,医术大有长进。他对以上的老师们常怀感恩之心,时时念念不忘。

陈医师在从医30多年里,融汇贯通各位老师所授的知识,结合临床实践,总结经验,研究秘方,给人民大众治病,虽然达不到立杆见影之功,但用药通过中医的三因制宜,四诊合参,辨证论治,理法方药治疗后,治愈患者基本可以达到百分之八十五至九十五的效果。特别对很多妇、儿科杂病和疑难病有独到之处。例如治疗骨结核,不手术、不吃药、不打针,用两味草药兑甜酒外包患处,最长2个月全愈……

陈声举医师擅长主治甲乙肝、中风瘫痪、口眼歪斜(邪中经络)、脑血栓、骨质增生、不孕症、乳癖(乳腺增生)、丹毒(带状疱疹)、白庀(银雪病)、肾炎水肿、一切烫火伤(7~10全愈,不留疤痕)、哮喘(慢性支气管哮喘)、肾病综合症,风湿关节病(风、寒、湿痹症)、小儿各种疝气(从不手术,2~5付药全愈)、新生儿重龈病、新生儿黄疸、新生儿腹胀、腰椎病、颈椎病、甲亢、骨折、尖锐湿疣(不吃药,不打针,只用外用药,一般3~7日可全愈),治愈病例近30年来基本没有一例复发,但要注意不要再次感染。因为本药没有预防的功能,只能治疗)、妇儿科疑难杂症等的治疗均有显著的效果,并未见毒副反应。

中医学是中国的传统医学,是研究人体的生理病理及疾病诊断和防治的一门学科,中医学的理论体系是古代的唯物论和辨证法思想,也就是在阴阳五行学说的指导下,以脏腑经络的生理病理为基础,以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为基本特点的医学理论体系。人体是以五脏为中心,经络为联系,由脏腑、五体、五官、九窍、四肢百骸构成了一个有机整体。通过气、血、津液的作用来完成机体统一的机能活动,具体在结构上相互联系不可分割,在功能上相互促进平衡协调,在病理上相互影响相互转化,在诊断上察其外而知其内,在治疗上灰复机体平衡协调。中医学是以脏腑功能为基础,阴阳五行为指导,通过四诊合参,以八刚辨证、卫气营血辨证,气血津液辨证,六经辨证、三焦辨证等为辨证依据,找出病因病机,确定病性病位而得出了相应的治疗原则,从而确定了治疗的方法,处方用药,这就是中医的辨证观。

中医学是古代我们的祖先们在日常生活中不断同疾病作斗争的经验总结,它初是从民间民族医学进化而来,随着时代的发展,古人在日常生活中不断的努力和总结,所以历代出现了不少的经典医书和各代不同的名家代表,在远古时期出现的医籍如《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黄帝八十一难经》、《伤寒杂病论》等的书籍,都是我们祖先们的经验总结,智慧的结晶。对后世医学的发展起到了奠基和主导的作用。

中医药治病主要优点是疗效好,副作用小,取材方便,有时可就地取材,只要辨证准确,用药得当,就能达到立杆见影之功。陈医师是一位乡村医师,也是一个中医师承医师,他医治病人,从不打针输液。从医30多年来,一直都是用中草药为人民群众解除疾苦,治愈若干例凝难杂症和怪病。陈医师认为所谓怪病,其实是没有找到病因病机就觉得怪,一但找到病因病机,诊断准确后就不存在怪病了。古人曰:“心中了了,指下难明”,无从作手用药,病就成了怪病了。比如他曾治愈一个姓吴(其同学吴某之子)的病人,男,34岁,黔西雨朵镇人,呃逆有20余年,基本是看西医,巳看过中医,但久治无效。后来在2017年正月初六日来他处求治,当时陈医师初诊为脾胃虚寒,胃气上逆,用丁香柿楴汤和旋复代赭石汤合方加减,服四付全愈,至今尚未复发。还有一位病人叫王昌友,男,66岁,黔西绿化马坎村(瑶上)人,因上半身水肿有近4个月,在县、地、省医院治疗,各样西医捡揸一切正常,做2个多月的院无效,省医管床医师叫病人回来多休息,过一段时间会自然好的,但回来一个多月了,不但不好反而加重,后来在2020年4月26日来陈医师处求治,证见上半身水肿,头胀痛,面色恍白,动则气累,饮食尚可,二便正常,舌质淡苔白,脉沉细滑无力,当时陈医师诊为风寒外束,肺气不宣,法用宣肺散寒,利水消肿,服了4付中药而愈,至今一切正常,还每天都下地干农活。另外他在30年前见他外祖父用草药治粉碎性骨折,最多1至2个月全愈,并且很少留下后遗症。但若是西医手术就有可能要切肢,造成终生残疾。此外,他岳母被犬咬伤,不到两个月狂犬病发作,去省、地、县医院诊治无效,在无法治疗时,找到了陈氏家族中的一个族人,服了2剂草药,服后一周就全愈了,直到现在20多年未复发过,这就是中草药的神奇之处。

病例一:蔡某某、女、35岁,家住黔西,18岁结婚,一直未怀孕过,经多方中西医治疗无效,后来在8年前离异,于5年前再婚江西某地陈家,乃多方治疗近3年余无效,多家知名医院都说治不好,建议做试管婴儿,但她老公不同意,要求尽量治疗。于2019年4月来陈医师处求治,当时症见经行先后不定,色黯有瘀块,时而腹痛,腰膝痠软而痛,肢冷,烦燥易怒,舌质黯红有紫点,苔白,脉弦细无力。

中诊;肝郁气滞,肾阳不足,寒阻包宫。

治法;益气温肾养血,疏肝解郁。

方用;开郁种玉汤和毓麟珠加减。

方药:全当归12g、白术(土炒)15g、白芍15g、云苓12g、香附15g、益母草30g、粉丹皮12g、大熟地12g、菟丝子15g、盐杜仲20g、鹿角霜15g、川断15g。炙草6g。2日1付水煎服。

外用:小茴20g、香附子30g、益母?30g、五灵脂30g、艾叶30g、生姜1000g

共为细末加热敷小腹,一付用一周,一日一次,治疗2个月而怀孕,现在江西顺产1男婴已有1月余,母子平安。在这30多年里来陈医师处治好的不孕症已有一百多例,儿科杂病治愈数千例。

病例二:敖某某、男、27岁,户籍四川,近几年在黔西居住,于2016年5月6日来陈医师处求治,证见纳谷不佳,神倦乏力,形体消瘦,大便不调,面色暗淡无泽,舌质淡苔白,脉弦细无力。(西医乙肝二对半诊为乙肝大三阳)

中诊;肝木克脾土,气阴两虚。

治法;疏肝健脾,益气养阴。

方用;疏肝解毒汤加减

方药:柴首12g、枳实12g、当归12g、蚤休15g、黄芪30g、丹参15g、郁金12g、红参(另煎)10g、女贞子20g、炒白术15g、三七15g、山药12g、大枣10g。五付水煎服,一付服二日。

复诊;于5月20日前来复诊,服上方后饮食和精神有所好转,乃守方再服五付。因服上药10付后,复诊病情大有好转,两对半检查已转为小三阳,乃守后方服20余付而愈,到目前止一切正常,体重增加了18KG。

病例三:唐某某,男、27岁,黔西人氏,于2018年5月份突然出现体重明显减轻,神倦乏力,经査T3、T4为甲亢,经多方治疗效果不佳,于2018年11月10来陈医师处求治,证见烦躁易怒,时而心悸,自盗汗,腰膝痠软,二便不调,神倦乏力,舌质淡,苔白,脉细滑无力。

中诊;心脾气虚,肾虚肝郁,

治法;健脾益气,养心安神,补肾

方用:益气养阴安神汤(自制方)加减

方药:神曲15g、大枣12g、焦山楂20g、石斛12g、钧藤15g、白芍12g、乌梅 15g、黄芪30g、炒枣仁20g、当归12g、白术12g、大玉竹12g、丹皮12g、西洋参12g(另煎)、云木香12g(后下)、苡仁米20g、女贞子20g、牡蛎30g(先煎)。十剂水煎服。

第二次复诊于2018年12月13日,服上方后,一切症状有所好转,乃守方再服十剂。

第三次复诊于2019年1月15日,服上方后,一切症状基本接近正常,为了巩固疗效,在原方的基础上旱连草20g、黄药子12g。再服十付,至今一切正常,西医检验结果已正常。

病例四:金某某,男,56岁,黔西绿化仓边村人,双下肢膝关节疼痛数年,经多方医院CT诊为膝关节骨质严重增生,并且多次建议手术治疗,由于患者是开砖厂,劳动量大,没时间休息保养,故而不同意手术治疗。于2019年5月3日到陈医师处求治,当时证见双下时膝关节肿胀变型,活动受限,屈伸不利,遇寒而痛甚,日轻夜重,伴腰膝痠软疼痛,每次起来要适当活动3~8分钟才能免强行走,痛苦面容,并且最多只能走10米左右就不能再走动了。当时见舌质淡而有瘀点,苔白,脉弦紧,

中诊;痛痹(寒阻筋脉,气血不畅,痰瘀互结),肾虚。

治法;理气活血,温阳散寒止痛。

方用;独活寄生汤加减

方药:大独活12g、桑寄生30g、云防风12g、白秦艽12g、制乳没各15g、红花12g、川芎12g、制二乌各10(先煎)、骨碎补20g、大木瓜15g、苡仁米15g、全当归12g、土鳖虫12g、川牛膝12g、盐杜仲20g、细辛3g、粉甘草6g。5付水酒各半煎服,2日1付。用温阳散寒,活血消肿,止痛的中药打成细末500g加生姜末2000g每日热敷一次,10日为一疗程。

复诊:于2019年5月13日复诊,用上方治疗10日后,证状好转百分之50左右,乃守前方服用10剂而愈(外用药照原方,一剂用一周,半月为一疗程),至今已一年一直如常人,并且试走约20公里路无异常反应,并且每天在砖厂上劳动。陈医师治疗痺症无数例,当然用药各有不同,但都取得良好的效果。

病例五:肖某,女,58岁,绿化大海子村人,于2018年6月27日来陈医师处求治,当时见患者脐到双下肢脚背前则全部起水泡,有些地方已破皮流水,陈医师问其原因才知是被沸水烫伤,患者成痛苦面容,余无特殊。诊为中重烫伤,方用自制烫伤方二剂,一剂用250cm香油煎药,药查焦后取香油冷后外擦烫伤处,另一剂为细末,高压消毒后外敷烫伤破皮处,前三天一日三次,后四天一日一次,一周后全愈,没有流下任何疤痕。烫火伤陈医师用同样方法治疗无数例,最严重者没超过15日全愈,基本没有一个留下疤痕。

病例六:闵某,女,38岁,河南开封人,咳嗽气累10年余,近5年来发作频繁,冬春之季更甚,经多方治疗见效甚微,于2017年4月8日,听朋有介绍来陈医师处求治,当时证见咳嗽气累,面色青滞晦暗,形寒肢冷,常感冒,口不渴,喉中痰鸣,胸膈满闷,咳痰清希,每行走不到50米就要药液喷咽部,否测就呼吸不畅(当时没注意她用的是什么药)不能行走,舌质淡苔白滑,脉浮紧。

中诊:寒哮

治法:温肺散寒,止咳平喘

方药:射干麻黄汤加减

方药:射干12g、炙麻黄6g、生姜10g、大枣12g、细辛3g、炙冬花12g、炙紫苑12g、姜半夏9g、五味子12g、百部12g、胡桃肉15g、桂枝10g、蛤蚧1对。10剂水煎服,一剂服2日,水煎2次混合服6次,10剂为一疗程。

复诊1:2017年5月1日,服上方后,一切症状好转50%左右,怕冷好转,咳气累减轻,走路只要不快基本不用喷解痉药物,舌质淡苔白,脉弦微紧。药己对症,乃守方再服10剂,煎服方法同上。

复诊2:于2017年5月28日复诊,服上方后,症状好转90%左右,上方去桂枝,加麦冬15g、炙黄芪30g浙白术12g,云防风12g、潞党参12g。10剂水煎服,用法同上。前段时间电话随防,从服完30剂药后至今尚未复发过。也不怎么感冒了。陈医师每年治哮喘病百余例,当然男女老幼都有,效果都很好,轻的基本2~3剂药全愈,最严重的没有超过30剂。

病例七:张某,男,37岁,贵阳南明区人,于2006年7月22日来陈医师处求治,自述患尖锐湿疣有近6年之多,每次手术后最长时间4~6个月就复发,有时1~2个月就复发,曾看了很多专科医院,结果都是一样,陈医师看了一下情况,确认是尖锐湿疣后,就当时用了自创的专治尖锐湿疣药给他,叫他一日外用2~3次,一周后他又代了3个同样的病人来,后来时有类似病人前来求治,但大多数都是贵阳和安顺的多。陈医师在给他们用药后都告诉他们不要再感染就不会复发,因为这个药只能治疗,没有预防作用。但到目前止,所治疗的病人至今基本没有复发病例(重复感染例外)。

病例八:周某,女,28岁,贵州安顺市人,因全身起白雪样块状物数年,久治效果不佳,于2012年2月4日来陈医师处求治,当时见患者全身都是类似癣一样的斑块,问发病时间说己有5年多了,多方治疗都郊果不隹,见病人痛苦面容,精神不佳,舌质红,苔白,脉细滑无力。

中诊:白庀(松皮癣,西医叫银雪病)

治法:袪风清热,调和营卫

方用:清热解毒汤加减

方药:荆芥12g、云防风12g、虫脱15g、双花20g、黄连9g、生地15g、白藓皮12g、白芍12g、大枣12g、桂枝6g、生甘草6g、二活各10g、白秦艽10g。

五剂水煎服,共煎2次混合服,1剂服2天。

外用土槿皮80g、巴豆20g(去油)、梅片20g共为未,冷开水调敷,一日2至3次,10日为一疗程,经按上方治4个疗程后全愈,至今尚未复发,陈医师治疗白庀(银雪病)数十例(当然用药各异,基本没有复发)

病例九:王某某,男、2岁,黔西人,于2011年10月20日来陈医师处求治,因右侧阴囊肿胀数月,所有医院都建议手术治疗,但孩子小,不听话,难保养。当时陈医师视其右侧阴囊肿物状如小檬果,但孩子不哭闹,患儿面白无华,纳谷不隹舌淡,苔白滑,脉细濡无力

中诊:疝气(颓疝)

治法:温阳理气,利湿,

方用:定疝利湿汤加减(自制方)

方药:苍术6g、胆星4g、山楂8g、荔枝核10g、香草4g、小茴香6g、焦白术6g、枳实6g、粉草2g、制川乌(先煎)4g。 上方四剂,水煎两次混合分2天完,1日3次。

服完上方四剂而愈,现在已9年未见复发。

疝气在临床上分七种,即水疝、筋疝、血疝、气疝、狐疝、寒疝、颓疝。只要找到病因病机,对症治疗,疗效非常好,根本不用手术。陈医师在这30余年里,治愈疝气患儿数百例,基本没一例复发,但如果吃不下中药的,就没有办法了。因病例太多,就不一一例举。

陈声举医师在这30多年里,不负各位老师对他的精心教导

和厚望,谦虚谨慎,努力学习,立志把我们老祖先留下的这一宝贵遗产继承下来,并发扬光大,为更多的人民大众解出疾苦,做一个真正的中医传承人,为中华民族的医疗事业的发展而作贡献。

标签: [责任编辑]:TF002C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科创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科创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科创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huchuangcmei@163.com

相关阅读